第三十二回 锁空房金蝉脱壳
却说王兰出了后门也不套车,遂步行至江府,一直入内,见伯青、从龙,二郎、汉槎,柳五官等五人坐在书房内,正谈论王兰的事。因从龙朝回,程婉容说及洪静仪亲来访问洛珠消息,又被小黛抢白了一顿,多分他此去与洛珠吵闹,叫从龙去寻王兰说明,该如何处置,好早为准备。从龙即至伯青处商议,“若径去通知者香,怕的静仪已至那边,他心里正疑着其中是我与楚卿调拨,见了面倘或数说几句,又不能与他较量,反难以为情”。二郎道:“我久知此事必要发作,况属在耳目,难免没人传说,何能久瞒。却不料他晓得这般透澈,连在在田家寄顿多时他都知道,这可不是怪事。”

从龙正欲遣人去请王兰,忽见王兰怒气勃勃的走进,众人起身让坐。王兰即细说静仪去闹的一节,“谁知是三桂儿告诉他的,这个奴才还容得么?”从龙点首道:“好呀,我说若没有内里的人去告诉,何以尊夫人连由我处发脚,他都晓得呢?然而我看三桂儿那孩子,跟你不止一年,平日不是个好多嘴的人。此中仍有曲情,者香尚宜缓缓察访。”众人正说着,见连儿领了三桂儿上来。王兰顿时心头火发,大骂不止。三桂儿跪在地下,将前后情由细禀。“所以小的等两人只好躲避到这里来,如果小的多嘴,情甘处死。爷日后都访得出的”。从龙道:“果然其中另有曲情,实系尊夫人威逼他们说的。”王兰听了,方才明白不能尽怪三桂儿,喝令起去。又见打听的家丁也来了,说:“大太太已回。因为没有寻着老爷,三桂儿又走刀:了,反被二太太翻过脸来,说大太太无故来闹,竟狠狠的给大太太个下不去。大太太反认了错误,方许出门。”

二郎拍手称快道:“柔云真乃可儿!窃恐尊夫人威风,今日洗刷殆尽矣。”王兰亦自欢喜。伯青道:“你们且慢得意。洪小姐虽扫兴而返,回去必与洪老商量,定然要重来寻闹。柔云只可瞒得一时,若细为访问仍要破漏的。终属真的是真,假的是假。

倘再来的时节,任他柔云口若悬河都难掩饰。洪小姐必定加倍报复,柔云又是个烈性人,他给人下不去是能的,人给他下不去那是不能的。怕的激出别样事端。”从龙等亦说:“伯青所虑甚是,者香要早为打点。”二郎道:“那也不妨,最好赶紧将柔云接了过来。留下一所空屋,还怕他拆了去么?爽性者香也不要见他的面,纵然洪小姐有天神手段,亦难施展。”众人听说,同声称善。即催促王兰速去为是,“怕的尊夫人一得了实信,即要再来”。王兰此时也被众人提醒了,忙唤进三桂儿,叫他速往新宅内“接了二太太到云府里去,所有搬不及的对象,随他去罢”。一面又嘱五官去收房子。三桂儿答应,飞风去了。五官即叫人去贴了收回的房帖,“俟王大人新太太走了,即将大门关锁。吩咐该段巡兵照管,不许旁人哕唣我的房子,就说是东府里王爷的”。王兰又唤进家丁,细问彼此吵闹的情由。众人听了,个个称赞洛珠遇事有胆有识,又有权变。少顷洛珠到了云府,婉容与小黛接入内堂。将带来对象,暂且堆置一间空屋内。王兰另在江府住下。

再说洪府家丁至新宅左右访问,方知果是王兰寻的房子。连闯数处,皆是一般说法。即匆匆回来禀明洪鼎材。静仪闻说,直气得目瞪口呆,连称“罢了,不料娟妇竞有如此大胆,我反被他愚弄,真要愧死”。洪鼎材亦怒对静仪道:“我儿你爽性一不做二不休,此番再去切勿信他欺诈。好在访实了,不容他巧辩,竞将他抓了回来,慢慢的摆布他。”静仪即吩咐备轿,又带了男妇等人直奔新宅。

众家丁起先受了那些吆喝,此时人人擦掌个个磨拳,恨不一步跨到新宅里,打他个落花流水,好出胸中恶气。横竖打出事来,有主人料理。不一会,到了门首,见门已扃锁,贴了业主收回的帖子。众人吃了一惊道:“怎样手脚做得这般迅速,晓得我们要来,预先走脱了么?”只得至静仪轿前回明。静仪一路上烦恼万分,愧恨交集。愧的是本来寻娼妇吵闹,反受了他一顿恶气;恨的是将来如何对人?丈夫的一个小婆子,我都奈何不得,倒被他占了上风。惟有此次重去,加十倍的报复那娼妇。王兰必定出头,即与他把命拚掉了,自有我父亲作主,与他理论。

正在筹划间,忽闻众家丁来说:“新宅门已封锁了,并有收回原房的帖子贴着。”静仪道:“胡说,就是鸟也飞不得恁快。他本有后门可以出入,怕的我们再来,故将大门封锁,他等却躲在里面,你等到后门首去看。”众家丁急忙绕向巷内,见后门也是闭着,只得又转身回来。静仪道:“不问他走与不走,你们代我打了进去,看行什么动静?”众家丁正欲上前打门,见道旁走过几名巡兵来,喝住道:“你们是那里来的?人家一所空房封闭着,又没有人在里面,要打开了做什么?”众家丁道:“你们问做什么?我们早间在此还有人住着,怎么半日工夫就搬走了?我们是洪大人府内来的,不管他搬不搬且打开来看,果真没有人在内,也会寻房主说话。”众巡兵冷笑道:“你们不要胡涂,什么红府黑府?你知道这房子是谁的,是东府里王爷买下给柳五官的。你们要打开不妨,待我们去回明了。王爷叫你们打开,那不干我们的事。你要寻房主子,你们有大脑袋,只竹找王爷去。此时要私自打开了,却不能。”内中有一个老年巡兵道:“你等不必同他哕嗦,址好让他们打去,打开了我们再去回王爷,看他们可吃得起这注儿。”静仪在轿内听得明白,早知王兰又预为准备了,若再讨个没趣,更难为情。即止住众家丁不许乱动,吩咐转轿。众巡兵哈哈大笑道:“我说你们也没有这般胆量和王爷碰去,终不成鸡子敢同石块撞吗!还矜张什么红府儿黑府儿,就这么算了罢,别要臊坏了我们。”静仪的轿子尚未走远,听了分外羞愧,切齿痛恨王兰、洛珠两人。

回至府内,细说与他父亲知道。依静仪的意见,即要他父亲去封了房屋,房主自然出面,寻他两人说理。洪鼎材深知柳五官是王爷极宠爱的,连鲁道同尚不能奈何他,何况于我。“倘或我去封房,王爷即挺身直认是他的房子,我岂不得罪了王爷?”遂用好言劝慰静仪,叫他不可性急,慢慢再寻事摆布他。“料想他既走脱,打开门来也是没用。终久都要见面的,难道就是这样罢了不成?”

静仪无奈,回后气的晚饭也不吃,即和衣睡了。次日推病不起,惟时时恨骂不绝。早有使女们得了此信,来禀知夫人。洪夫人听了,点头长叹道:“我原说难以讨好,果然应了我言。阿弥陀佛!此乃白作自受,怨不得旁人。早知听我一半句霉话,也不致如此。”又闻静仪气起病了,洪夫人痛恨女儿出乖露丑,也不去看视。“如果他真气死了,倒是我洪门造化。将来传说出去,不知被人家怎生谈笑!”不提洪府这边,各人有各人心事。且说王兰将洛珠寄顿在云从龙处,自己住在江府,终日与伯青、汉槎说笑。有时在办公所在碰见洪鼎材,即早为趋避,或躲藏不及,见了面惟说公事烦多,不能回来。洪鼎材当着人众,无可如何,也只得含糊过去。

又膈了多时,这日相巧在街市上遇见,洪鼎材硬将王兰扯入京,我又不这样说了。”王兰笑道:“本是楚卿不好,怪不得五官动气。人家此时心内不知怎生难过,你还取笑仙。明日五官到了你任上,罚你出城四十里迎接,每日要加倍供应,还要早晚问安。若错了半点,五官给个信,我们人众都不答应你。”二郎笑道:“应该,应该,算我以功赎过,没说供应他,迎接他,那怕罚我代五官倒马桶提尿壶的服侍,我总愿意。”引得满座纵声大笑,五官也“嗤”的一声笑了。

五官又起身与众人把盏,无非彼此谆嘱些别后的言语。伯青又嘱咐五官,“置的房屋,若真欲脱手,可以得价即售,就是短缺少许,也只好看破些。好在你这几年,收的房租也过头了。实在出脱不去的,不妨恳求王爷代为照管,谅王爷也不能不应许你。你即可挟资到南京来,我家房屋甚多,不乏你的住处。你也可以不必到他们任上去,究竟带着财帛四路行走,终属不便。况金陵山水不减京中,那些名胜之所也很够你逛的。”五官道:“我也懒得东奔西走,受那无辜的风霜,不过我嘴里这么说。我自然到南京来投你的为是,你却要收拾出一进幽雅的所在让我栖止。不然即与你府中金小臞同住,也可以使得,我久闻他亦是个怪有趣的。”从龙摇头笑道:“伯青未免欺人太甚,五官倒有心念旧,不忘故交,每处居住一年,可以大家盘桓。伯青偏要招揽他常住在南京,又不许五官到我们任上来,分明你嫉妒太深,要琼枝独占。不知五官出京,非走山东不可,我先知会子蹇留住五官,不放他到南京去,试一试我们当路而要的手段。窃恐伯青彼时,也无可如何!”五官笑道:“我又不是个香荷包,你们争着什么呢?我爽性连京都不出,你们大众亦无可如何!”说得众人人笑了一回,反觉愁肠顿扫。传杯递盏,直饮到三更以后,大醉而散。

且说洪鼎材夫妇连日料理女儿行装,好随他丈夫赴任。静仪见他的时候,何等性急?恨不暂时与他拚命,方泄胸中气闷。今日难得他被我拘束回来,你纵然不好一见面即翻过脸来,也该审问他个理屈词穷。然后等我责以大义,不怕他不低头折服。那料你信他巧语花言,又被他脱身而去,还要被他笑我洪家不敢得罪他,欺你如稚子一般罢了。我也是白惹闲气,一百岁你们是夫妻。好也罢歹也罢,我做丈人的何苦枉结冤仇。”说毕,怒冲冲出房面去。静仪正受了王兰哄骗,一肚闷气无处发泄。此时又被他父亲埋怨,气上加气,实在难受,于是放声大哭,众婢再三劝慰。气的一连三日水米不沾,众婢忙去禀明夫人。洪夫人虽说恨着女儿,到底是他亲生的,只得到静仪房内反复开导一番,静仪方肯进点饮食。

晚间,洪夫人又与洪鼎材计议道:“女婿女儿别气,不是长策。女婿虽是少年心性,趾高气扬,然而纳妾是丈夫的常事,却怪静仪不能容物。非是我放肆,说你不好,当日女儿得信要去寻闹,你做父亲的应该从中拦阻,善为调停。怎么反怂慂着女儿去,未免老爷失于检点。而今静仪已被我说平复了,他也在那里懊悔以前孟浪。最好仍将女婿劝回家来,连那聂家女子都带至府中居住,可以大众相安。况你我皆是半百以外之人,只有这一个女儿,原是赘婿养老。若他们夫妻参商,你我何以为情?如怕聂家女子不安于室,只要静仪处处以礼相待,他也不能吹毛求疵寻事。”

洪鼎材听了,半晌无言,叹口气道:“我岂不知女婿女儿反目,终非了局。既然静仪能容他丈夫娶妾,可以接回一同居住,此乃好事。但是叫我低头去请王家那小畜生,我死也不能,除非我不是他丈人才可。”洪夫人笑道:“你真个傻气了,谁叫你陪女婿的礼去,亘古及今也没有这个情理,我自有善处之法。外面仍要叫他至我家陪罪,给你个面子。”洪鼎村点头道:“随你怎生办去,岂有女儿愿意夫妻和好,你又一力作成,我反不愿意么?可不是笑话。”

次日,洪夫人又到静仪房内,将昨晚与他父亲商酌的话对静仪说了,劝他从此要夫妇和睦。就是新来的人,你以礼待他,他也不敢藐视于你。何况你夫妻以后日子甚长,此时即你争我斗的,将来除了父母,你又依靠谁呢?切不可劝了女婿来家,你的旧性复作,那就一裂再难复合了。不是我说句短气的话,妇道家都要欠缺三分。不见我与你父亲有时口角起来,他果然真动气,我即暂避;待他气平了,慢慢的与他说理,甚至他自己认错,岂非省了烦恼,又占了便宜。”静仪昨日被洪夫人劝说,早回了五分心意。今日洪夫人又将长譬短的说了一番,惟有唯唯答应。洪夫人见他已心愿意服,只是不好说出口来。遂起身吩咐外面备轿,到云大人公馆里去,即回后穿换衣服,上了轿。少顷已至云府,家丁上前通报。程婉容闻说,向小黛说道:“日前小的来此,今日老的又来了,不知又有甚等新闻。”小黛道:“不过仍为柔云的事。我久闻洪夫人是个贤淑持家的人,断不似他女儿那样不明道理,出口伤人。我们自然要会他,不然还说怕了他呢,见景生情的打发他。”婉容点首称是,即同了小黛迎接出来,邀请洪夫人入内。程林二位夫人以尊长之礼相待,洪夫人再三谦逊,顶礼相还。彼此入了座,洪夫人即谢了女儿前日造次的罪。“此番到府非为别故,谈起来令人羞『吨”。遂说自己如何责备女儿回心转意,“现在惟祈云大人邀约小婿的一班好友,代劝小婿回家。那聂家女子久住外面亦复非是,可一同到舍下居住,小女断无话说。这事全仗二位夫人大力成全,愚夫妇感激不尽。并闻聂女刻下住在尊府,可容唤来一见,待我当面宽慰他一番。小女纵然不是,我今既出面凋处,此事断不能使他抱屈,亦令仙放心得下”

婉容、小黛听了,欠身连称言重,“既然夫人调停,不使聂女失所,又可从此相安,是极好的事。令婿亦该无异言,可请放心,我等无不尽力”。回头即吩咐使婢至后堂,“请王大人新姨娘出来,谒见洪老太太”。使婢答应,去了半晌,领着洛珠出外,又有一名女婢抢步上前铺设红毡。洛珠不慌不忙走至堂中,深深行了四礼,拜罢裣衽低眉侍立一旁。偷睛观看洪夫人,大非静仪可比,满面慈祥和蔼,却似一位太夫人气概。

洪夫人见洛珠下拜,也立起答了半礼。细看洛珠宛似盈盈出水芙蕖,袅袅临风杨柳,肌丰骨软,态度安闲,暗暗赞赏道:“果然好个孩子,怪不得女婿留恋他,真乃我见犹怜。此女外貌既如此安舒,必不是个悖情逆理的。”遂命女婢取了一张小杌,命洛珠坐下,洛珠谢了坐。

洪夫人道:“日前的事我已尽知,不用细说,此时前情一概不问。所以我特地过来与二位夫人相商,意在择日接你回去,与小女一同居住。你若虑小女有欺负你的处在,我可一力担承。然而我看你是个聪明人,料想你礼法也是不销的,彼此各尽其礼,还有何话可说?你心内揣度揣度,看我的话是与不是?就是我女婿,我已请了云大人与众位大人劝他回去,你何能一人住在外边?”

小黛接口道:“既洪老太太如此吩咐,柔云姐姐宜回去同住的为是。洪老太太是待人极好的。”洛珠立起身来,回道:“蒙老太太不罪前愆,已是格外恩典。那日太太到我那边,我亦未敢藐视,因太太实在骂得人难受,千娼妇万娼妇的不绝口。老太太明见,这是最伤人心的。所以我才放肆辩白了几句,是有的。既老太太谆谆切渝,叫我回去,我还能倔强吗?老爷何日回去,我随了过来,给老太太,太太请安请罪。”洪夫人听说,深知洛珠口角利害,这一番话软中有硬。他却一口咬定,王兰肯回去,他方随了过来。分明使乖,两处不落褒贬,而且理上又说得去。“我家那个粗笨任性的宝贝,如何是他对手”。遂道:“也好,你就随老爷回来罢。你亦要劝解老爷,不可执意。你劝了老爷回去,非独我喜欢你,就是我女儿与女婿和好了,日后也要感念你的,自然即情投意合。本是我女儿不好,可知终屈是一家人,能别气到底么?徒惹外人笑话。好孩子,你外貌既好,心地定然是不胡涂的。你听我说的可是不是?”洛珠连声应答。

洪夫人又与婉容、小黛说了些闲话,遂起身作辞。又执着洛珠的手道:“明日我央人劝转你老爷回府,你却不可扭难,是要同着来的。”婉容道:“夫人但请放心,若令婿王大人果肯回去,新姨娘交在我们身上送至尊府。”洪夫人谢了又谢。洛珠随着程林二位夫人直送洪夫人至前厅上了轿,方转身回后。

小黛笑道:“他家明知闹不过去,所以老的出头做个好人。我想柔云姐姐是不能不到他家去了。”洛珠道:“我正要到他家去,难不成他洪家有老虎吃人么?好在他女儿已领略过我的生活,若待我稍有参差,我仍然闹了出来。那时请下天神来同我说,我都不依从了。”

少顷,从龙、二郎回来,婉容、小黛将洪夫人来意说了一遍。“无非请你们劝他女婿回去,我们已应承了”。从龙道:“洪鼎材的夫人倒有点见识,劝了者香回家,必要带柔云同去,此乃善处之法。若不如此,者香断不肯回去。来日我去约了祝、江等人,一齐劝他,不怕者香不行。凡事要循理准情的做,自然回去为是,终不成一辈子两处住么?难得洪家来请,也好趁势落篷了。”

次早,从龙、二郎套车至江府,先与伯青说明洪夫人之意,请我们从中解劝。伯青亦深赞此举甚善,即约了王兰过来,劝他回转洪府,并说:“洪夫人昨日亲至在田处,说了尊夫人多少不是。与柔云已会过面了,允他回去毫无异说,若有半点参差,你与柔云仍可出来。那时也无颜面来谪你们。”

王兰初时立意不行,被从龙等人再三劝说,方才应允。即同从龙回府,问明洛珠可愿意回去?洛珠笑道:“我怎么不愿意回去,还要被他家笑我们胆怯呢!看他们若何处置,再作计较。”王兰闻洛珠愿意同回,亦无话说。择定后日同往洪府。从龙即差人先向洪府送信,洪夫人闻说女婿肯同洛珠回来,好生欢喜。又到静仪房内嘱咐,“见了丈夫,切不可又使性子。就是聂家女儿,他待你礼仪不错,你亦不可寻事。倘再被他得了理去,即难处置”。又叫在后进内收拾三四间房子,让洛珠居住。所有应用的对象,皆与静仪那边一样。

到了这日,洪夫人清晨起身,梳洗已毕。女婢上来回道:“姑老爷同新姨娘回来了。”洪夫人出了房门,早见王兰在前,洛珠随后进来。王兰抢步见洪夫人请安,洛珠重新叩见。洪夫人即命请了洪鼎材入内,受了洛珠四拜。王兰说了多少认罪的话,洪夫人笑道:“前情一概不提了。但愿你们夫妇三人,从此同心和好就是了。”又叫女婢去请小姐出来受礼。少顷,女婢来回道:“小姐说身体不快,不好出来,好在自家人,见与不见都是一样的。”洛珠立起道:“既然太太身体不爽适,我理当去看视。”

洪夫人道:“也罢,你进去与他谈谈,省得他;乜来受了风,倒不稳便。”遂命女婢引路,同了洛珠到静仪房内。女婢先进去回明,静仪反觉羞见洛珠,仍欲推托。洛珠早掀帘走入,见静仪尚未梳冼,斜靠一张小几坐着。洛珠近前深深下拜道:“日前冒犯太太,罪该万死-蒙老太太格外恩典,宽恕不究,特命过来见太太请罪。”说着,又拜了下去。静仪见了洛珠满面通红,只得老着面孔,用手搀住道:“前日均有不是,既已说开了,自家人还有什么记恨。”即拉洛珠在上首坐下,问答了一回。静仪起身梳洗,洛珠即亲自代静仪整衣拂鬓,殷殷懃勤小心服侍。静仪倒觉不安,暗念洛珠为人原来甚好,懊悔前日自己太盂浪了。

过了一会,王兰也进房来,向着静仪深深一揖,自认了错。又问近来身体如何?静仪本是个喜趋奉的人,今见他两人兢兢陪礼,前情早巳置诸脑后了。笑道:“我也没有什么,就是你们日前摆布得我太狠了。我从今也深知老爷与姨太太的利害,再也不敢寻苍蝇到老虎头上去。你们亦不可算计着我,我实在气不起,留条活命过过罢。”说毕,引得一房的人都笑了起来。又见洪夫人来请他们用饭,今日是盛席款待,因为洛珠初次回来。静仪也同着他们出来吃饭。

白是洛珠住在洪府,洪夫人即命人众改口称姨奶奶,不准轻视。数日之间,上下人等没一个不赞他好。他又曲意事奉静仪,无微不至。静仪此时竞待洛珠如姊妹一般,王兰见妻妾已和,亦放下心来。不时小拢遣人接了洛珠去玩耍,有时婉容、小黛二人到洪府来,他们反觉比前加倍稠密。

这一日,王兰朝回,正与一妻一妾闲谈。忽见三桂儿上来道:“江老大人那边着人谪老爷过去,说有要话面谈,请老爷不必耽搁。”王兰听说,即忙更换衣服,套车直向江府而去。未知汁丙谦来请王兰有何要事面说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作者:竹秋氏